走在夜路上,心情嗯,心情是无比的困。于是我想,我就这样走,走到哪,自己就睡着了。

这安静的街道,安静的校园的街道,和来来往往的车、行人、还有狗。曾几何时,我也向往过和妻子走在傍晚学校的路上,可能牵着孩子,可能牵着狗,也可能只有我们俩。

那个时候会是多远呢?可能那时候我已经是一个中年人了吧。

不久前刚读完《城南旧事》,发现小孩子的内心真的是好纯净好天真啊。比如,要学骆驼沉得住气,慢慢走总会到的,慢慢吃总会吃饱的。

我究竟还能让自己的心态年轻多久呢?我已经渐渐感觉到自己正在变老了,而且这种力量仿佛是我无法抗拒的。我渐渐发现我再也没有兴趣去和朋友们包宿打游戏了,有人提出要唱一宿K的时候我也会应激性地打好多哈欠。渐渐地喜欢听安静的歌,看安静的书……

可是我的青春期才过去不久啊。就在前两天,我嘴唇上还冒出了一个超级大的痘。

那些只有在青春期才会出现的故事情节,在我脑中一幕幕闪过。传言中,人在弥留之际会将这一生的所有事情像放电影一样在眼前闪过。那么青春期在弥留之际应该也会像那样给自己放电影吧……

比如我看见了

和小伙伴闷在屋子里听鬼故事,吓得缩成一团还想听。越听越怕,越怕越听。

自己在房间里玩生化危机,天渐渐亮了起来,抬头一看已经是早上4点了。那是我准确意义上的人生第一次通宵。那天天亮后我出去散了个步,早上8点才睡,11点就醒了。年轻真好。

为了看喜欢的女生一眼,跟家里说出去买作业本。然后没带伞被淋成落汤鸡。

为了吃零食答应了爸妈,院子里的杂草全拔光,给我五毛钱。那是我第一次当劳动力。

跟爸妈赌气离家出走,到了午饭时间准时饿了,就回家了。

初中时我妈真漂亮啊,骑自行车带我妈回姥姥家,路过的同学第二天带着一脸坏笑问我,你后面的女生是谁啊。

高中也就那么回事了,为了打那些看不起我的人的脸,从高三开学200多分逆袭到高考500分。后来得知我爸那个同事家的孩子不是大连理工,是大连理工的三本学院。

大学,为了不挂科并且能玩得开心而混日子。

为了想要的一切离自由越来越远。而且感觉自己在慢慢变老。总是劝爸妈不能想着自己老了的我,却更早地这么想了。

我才不会老。

我心态能靠死一切同龄人。

自由至上。

像《城南旧事》的小英子总是想着去看海。果然大海有着一种奇妙的吸引力。三年前为了大海来到了大连,现在却为了能在大连呆得更舒服而逼着自己走上正轨。

我向来就不是那种能按时间做这个事那个事的人吧,让我每天按时去做什么,还不如告诉我不做会怎么样。

不管什么事都特别随意,怎么能叫做直男癌呢。朴树离开歌坛12年还有歌迷等他,大概就是那种心底最初的纯真吧。朴师傅被主持人问为什么要参加节目的时候回答说,大概是没钱了。这也算直男癌吧。

可是直男癌到底是什么标准呢。

那么我说,我是直男癌。

借用朴师傅的歌词:就让我沉入黑夜

因为我困了。

管他什么青春期、后青春期。

我是最年轻的。

2017.7.27